Hike News
Hike News

Notary Public Ivan

今次找來幫我做樓宇買賣文件的公證人 Ivan 做第三集的嘉賓。
認識他是因為他是我太太的朋友,見面前已經跟他用電郵來回通信過幾次。第一次見他和今次訪問也是在他的辦公室。在回流一年後就擁有自己的辦公室,的確十分利害。以下是訪問的內容。

地點: Ivan 的公證行辦事處
日期: 2020 年三月初

J: 本欄作者
I: Ivan Lai

J: 從哪裏移民過來?
I: 我其實是在加拿大出生的。父母是70年代從香港移民過來的。但是小時候就回香港讀小學。小學畢業後又回來溫哥華讀中學和大學。但是之後我又有回過香港工作。

J: 父母移民的原因?
I: 因為父母擔心 97 香港回歸所以移民加拿大溫哥華。

J: 回流多久?
I: 2017 年回來,現在已經回流三年了。因為有小朋友,所以決定回流。因為始終覺得溫哥華的生活環境對小朋友比較適合。

J: 以前在香港做什麼工作?
I: 在溫哥華大學我是讀 Biochemistry 和 Psychology 的,畢業後在這裡做過研究藥物的工作,因為沒有找到治療癌癥的藥物,又考慮到做研究工作的前景,最後決定到香港讀法律。讀完之後在香港做了七年律師。

J: 現在溫哥華做什麼工作?
I: 因為在香港做律師工作比較忙,所以希望在溫哥華的工作比較輕鬆。於是決定到溫哥華的時候做公證人,這也是法律相關的工作,工作範圍沒有律師那麼闊,只會專注於房產買賣,平安書,授權書。由於這個原因,在回流前一年 2016 年的時候已經在香港報讀一個遙距的加拿大公證人課程,回流之後再讀多一年就可以畢業,畢業以後就開了這間公證人辦事處。現在就是做公證人。

J: 加拿大人是否較香港人願意做平安書?
I: 是的。我想其中一個原因是這裡政府的宣傳比較多,另一個原因是文化上的分別。在中國社會傳統觀念上,父母年長後一般都會有仔女照顧。但在西方社會,子女長大後就獨立,所以加拿大人比較多做平安書以確保身後的安排。另外如果做了遺囑,一般做遺產認證的手續時會較為快,過程也會比較簡單。例如您的遺產不會被凍結太長時間。但要注意的是公證人只會做身前的安排,死後的遺產執行是律師或遺產執行人做的。而且遺產執行人通常會是家庭成員。

J: 覺得在加拿大搵工作困難嗎?
I: 我覺得溫哥華找工作是困難的,因為溫哥華始終不是一個商業很蓬勃的城市。以我從朋友身上看到的經驗來說,這裡找工作的確比較困難,因為從他失去工作到再找到工作都經過一年多的時間。

J: 小學畢業後回來溫哥華讀中學有什麼不適應?
I: 很不適應。因為這裡只有很少功課。加拿大鼓勵學生放學後自己學習,所以一般也比較少功課。

J: 在這裡升讀大學困難嗎?
I: 在我讀書的年代我覺得還可以,因為那時只計學分我沒有補習自己也能考上大學。現在不一樣,看見朋友把他們的兒女送到不同的課外活動,還要當義工。我感覺現在在這裡要升讀大學比在香港困難。因為香港有七八間大學,BC 省只有三間主流的大學。現在溫哥華家長為兒女教育安排好一切的情況開始跟上香港的節奏。

J: 覺得溫哥華有沒有種族歧視?
I: 在我中學時有遇過,但情況不是十分嚴重,只是語言上用一些貶義的詞語形容中國人。我覺得歧視是有的,但不是很多。例如試過有客人入來的時候,他就問你懂不懂英文。其實這也是歧視的一種,因為他看見你是一個中國人的樣子,就假設你不懂英語。但我相信他不是惡意的。很慶幸我開舖以來都沒有發生太多同樣的事件。我相信這裡的種族歧視問題不是太嚴重,是因為這裡的教育做得好。

J: 覺得怎樣才算是融入溫哥華社會?
I: 我覺得是接受多些加拿大人的東西。例如如果你有同事是外國人,可以多些跟他們談話了解他們的文化喜好,了解他們平時放工後,放假時會做什麼,就是嘗試了解他們。幸運的是這裏的人很喜歡和很歡迎跟其他人聊天,所以跟他們說多幾句也沒有關係。在大部分情況下,如果一個英文不太好的人嘗試用英文跟一個本地人交談,我相信他們也會開心的,因為你嘗試用他們的語言跟他們溝通。就好似一個不懂中文的西人用廣東話跟你說話,你也會覺得開心一樣,因為他們嘗試用我們的語言跟我們溝通。所以我覺得如果想融入,應該多講英文,況且在這裡說得不好也沒有人會笑你的。

J: 現在覺得自己融入了溫哥華嗎?
I: 始終在溫哥華生活了很長的時間,我覺得自己已經融入了。

J: 在溫哥華除了工作外有甚麼特別的活動?
I: 但中學時有玩沙灘排球,溜冰,羽毛球等等。現在比較忙比較少玩,因為是自己生意,剛剛起步,有時還要工作至深夜一時。這還是香港的 style。

J: 溫哥華有沒有甚麼地區對你來說是特別的?
I: 我特別喜歡 Killarney 這個地區,因為我在這裏長大的,每條街道我也很熟悉,所以現在也在這裡開鋪。有時跟客戶提及我在這區長大,他們也十分開心。現在能服務我在這裏長大的社區,我感覺非常幸運和開心。雖然距離我還是小朋友的時候已過了一段時間,但這裡很多房屋也是以前的模樣,連樹木也差不多跟以前一樣,令我感覺很熟悉和親切。因為在這裡開鋪的緣故,有時也有一些中學舊同學進來後發現我就是 Ivan,然後這樣就相認過來。

J: 有沒有什麼溫哥華的東西你特別喜歡?
I: Hockey。我看很多的。因為中學就在這裡讀書,所以很早就接觸 Hockey。這導致我的兒子跟我一樣看很多,他也十分喜歡 Hockey。所以他現在學溜冰,之後還會學 Hockey。

J: 覺得溫哥華如何?
I: 溫哥華是一個好正的地方,要山有山,要水有水,要雪有雪,所有東西也近在咫尺。

J: 有什麼 tips 比剛移民過來溫哥華的人?
I: 我覺得移民過來溫哥華的人不用太擔心。因為這裡的唐人社區十分大。在屋企附近或者小朋友學校的家長也會有很多中國人,他們多數也很友善的。特別如果你有小朋友,多去幾次小朋友的生日派對和 playdate,很快就可以和家長成為朋友。我會覺得在加拿大融入社區比較容易,因為加拿大人始終是友善的。至於工作方面,溫哥華很多工作機會也是透過朋友介紹的。剛剛過來的人可以嘗試多些跟其他人聊天認識新朋友,可能就會找到工作。就像我附近鋪頭的員工,老闆跟我說所有員工也是透過朋友介紹請回來的。所以找工作方面這裡跟香港很不同。

J: 以後有什麼計劃?
I: 事業上未來希望擴充業務增聘人手,因為這樣才可以接更多的工作。生活上希望小朋友健健康康,學業進步,學懂中文。

如果想瀏覽 Ivan 的 公司專頁,可以到
https://www.champlainnotary.com/

Single Mom Artist Emily

今次找來溫哥華最近爆紅的藝術家 Emily 做本集的嘉賓。
有看過她 Facebook 網頁的朋友都知道她是一個單親媽媽,而且還有一份全職工作,現在還會教小朋友畫畫。究竟她移民過來後的生活是怎樣的呢?也是她的分享內容。

地點: Richmond 大型傢俬店
日期: 2020 年二月中

J: 本欄作者
E: Emily Lau

J: 從哪裏移民過來?
E: 我係從香港過來,但不是移民過來的。
一開始是過來讀書的,讀完書畢業之後因為結婚而取得居留權,大約一年前入了籍。

J: 來加拿大多久?
E: 2007 過來讀書,現在應該 13 年了。

J: 過來讀書的原因?
E: 當時十六七歲在香港讀完中學就出來社會做工作,也是玩的性質,沒有太認真。
媽媽開始擔心我的前途就找一個留學顧問幫我找學校把我帶到一個沒有人,一定會學好英文,沒有太多娛樂的地方讀書。這個地方就是 BC 省的 Nelson。
我就在這裡開始讀了一年英文,另外再讀了兩年酒店管理。之後就到了 Victoria 讀大學。那是一個 intensive 的 degree program,讀一年就可以畢業。

J: Nelson 是怎樣的?
E: 在溫哥華開車到那裡要八個小時,它的機場比 Walmart 還要細。
這個鎮仔只有很少人,當時全鎮只有三輛的士。
從香港來的人差不多只有 10 個,大家見面時也是說英語的,在這裡大家都變成本地人。
這是一個很悶的地方。那裏有一個很出名的雪山,冬天的人來滑雪。夏天的時候那裏可以到 40 度,有一個湖,是渡假的勝地。

J: 現在溫哥華做什麼工作?
E: 現在在溫哥華做文職工作,那是一份全職工作。
另外一個身份就是畫家,期望可以將多些時間放在畫畫上。

J: 你有沒有諗過回香港工作?
E: 初頭也有這個想法,但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在讀書的時候和周圍的環境也是全英文的,我對我在工作上的中文書寫沒有信心,所以沒有回港工作。

J: 在加拿大搵工作困難嗎?
E: 之前跟前夫在 Nelson 試過經營 motel,那時候請人比較困難,因為大部分的員工也是年青人,他們的流失率很大。所以說如果想找一些普通的工作,機會應該是很大的。
因為我讀酒店出身,在讀書時已有實習機會,現在我在溫哥華生活,在這裡找工作沒有太大問題。我覺得從香港來的朋友搵工作不會有問題的。

J: 覺得溫哥華有沒有種族歧視?
E: 我覺得沒有,加拿大已經很好。我的表妹在澳洲反而有種族歧視的問題。況且有 Richmond 更加不會有這種感覺。

J: 在加拿大做一個有全職工作的媽媽困難嗎?
E: 當然困難。
媽媽全職工作時間九至五,小朋友上課時間八點半至兩點四十五分,所以我現在是不可以接小朋友放學的,需要我媽媽幫忙。
如果沒有其他人幫忙的媽媽,他們就要將小朋友送到 after school。
所以我期望可以找到一份九至二的工作,就可以接我的女兒放學。之後就可以在我家教畫畫。

J: 這裡的幼兒教學怎樣?
E: 我的女兒讀 preschool 的時候是讀自然學校的,這個比較特別。
自然學校一般是戶外上課,午睡也是在戶外,好天的時候就這樣睡在草地上,雨天的時候就躲在帳篷裡睡。因為戶外上課的關係,小朋友很少咁染到疾病。
現在幼兒園也有很多課外活動,例如在學校種植,到外面的劇場參觀等等。
老師也很鼓勵家長提意見,一齊參與舉辦不同的活動。很多家長也願意幫忙。

J: 剛過來加拿大以後有什麼不適應?
E: 一開始的時候這裡跟香港的分別真的很大,我以前住在太子的,到街上甚麼也可以找到。
讀書時 Nelson 每日只有一程巴士可以到市集買餸,買餸已經佔了一日時間,可想而知分別有幾大。
慶幸當時讀書住在宿舍,很容易認識到新朋友,我很快就適應下來。
但我覺得最難適應的地方是這裡的英文口音,因為香港是英國口音,這裡不是,但已經比較美國口音容易聽了。

J: 你覺得怎樣才可以融入加拿大?
E: 我覺得要融入這裡的主流英語社會,一定要認識一些土生的本地人。我說的土生是那些每天吃著漢堡包薯條的那些,而不是每天喝珍珠奶茶的 CBC。因為我覺得真的要從他們日常的生活來認識加拿大,例如他們的飲食文化,喜歡的運動以及他們很喜歡的 Small talk。
其實白人的文化跟中國人很不同,例如他們的子女在成年後就會自己生活,很少父母會給錢他們讀大學。總之就是他們負責自己的生活,但他們以後也不用照顧年老父母的生活。我個人比較喜歡白人的管教方式,因為在我讀書的時候發現白人的學生很獨立,他們自己能解決自己的需要,當時的我覺得實在比下去。
另外我覺得我們需要放下我們自己的文化,例如學習在午餐時吃他們吃的東西,又可以嘗試學習白人工作的方法和態度。要融入可以嘗試跟隨他們的生活節奏,也就是做他們做的東西。也可以嘗試想像大陸人怎樣可以融入香港,其實我們也是做類似的事情。

J: 還有什麼白人的管教兒子方法分享?
E: 他們很細在家里已經要分擔家務,要養成好習慣,例如吃飽過後要將自己的碗碟清潔好。
他們也不會逼小朋友做功課,因為做功課是他們的責任,如果老師責罵,這是他們的問題,他們要學好如何面對和為自己負責。這裡的 concept 是如果你要訓練一個小朋友,是要訓練那個小朋友,而不是那個小朋友身邊的家長。不要為小朋友做太多事情,例如上課起床和更換衣服是他們的責任,他們需要學會自己做。

J: 是什麼原因令你當上畫家?
E: 我想大約一年前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有畫畫天份。雖然以前也有畫畫,但那種覺得自己是一個畫家的感覺是一年前才有的。也因為一年前自己的一幅畫被入選了畫展,我頓時覺得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畫家。在 Richmond 有一個畫家協會,裏面的人很幫忙。可能因為我比較特別,因為只有我一個唐人和我年紀確實比他們後生,他們很願意將他們的學識教給我。這裡的白人很喜歡提攜年青一輩,我就像他們每一個人的徒弟。

J: 我知道你有開畫班,是怎樣開始的?
E: 我原本只是想自己畫畫,但純粹搞藝術很難維持,所以就開始開一些繪畫班。
其實當其他人知道你是畫家的時候,他們就會問你教不教畫畫,也就是這樣開始的。
通常其他人都是從我的 Blog 和 Facebook page 認識我,最近也因為 Richmond News 的報道令更多人認識我,這樣也增加了查詢關於畫班的資訊。
其實這裡很多家長帶小朋友學畫畫,但大部分畫室也不是香港人開的,所以大部分香港家長也不放心。也不了解小朋友學了什麼,所以他們也希望有一個從香港來的老師教他們的小朋友。

J: 覺得溫哥華和 Nelson 如何?
E: 我本人比較喜歡 Nelson 多點。因為細 town 始終沒有那麼物質主義。
來到溫哥華的感覺很不一樣,我來的時候這裡很多富二代,終日無所事事,在短訊中經常問你有沒有甚麼事情做,短訊也沒有甚麼內容的。他們有的就是時間,但沒有任何工作要做。
在溫哥華整個氛圍也是這樣,到處充滿名牌物質的誘惑。
在細 town 每一個人也有他們自己的理想,他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就跟著努力去做。就算有錢的人也過得很低調,開一輛平凡的車,住一間普通的屋,他們也比較重感情。跟溫哥華的人就是很不同。

J: 有什麼欣賞溫哥華的地方?
E: 這裡的工作時間和保障優勝過香港很多。食物的質素及餐廳衛生程度也比香港好很多。
天氣也很好,就算冬天經常落雨,這裡室內也有暖氣,所以也不是太大問題。況且很多時冬天也有很多節日,一家人和朋友就可以躲在家裡一起暖暖的渡過,很有節日氣氛。

J: 有什麼 tips 比剛移民過來溫哥華的人?
E: 學習好英文,這是十分重要。剛來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閱寫又不是太大問題,但讀聽就需要下一番苦功改進。來到這裡,一般日常生活的英語在書本上沒有辦法完全掌握,一定是要經過每天的對話練習才可以改進,所以多練習很緊要。在家裡也可以多看一些本地或美國的處境劇集,可以加快學習進度,我以前就是經常看 Friends 的。我當時就是看著英文字幕,然後聽他們的口音和說法是怎樣的。另外學習一些白人的笑話也十分重要,因為要跟他們溝通多多少少也要學懂,才能了解他們。懂得 Small talk 也很重要,因為在加拿大到哪裡也會有人跟你 Small talk,如果能學懂跟陌生人閒談,在這裡就更容易認識新朋友。

J: 以後有什麼計劃?
E: 希望可以將現有的全職變為幾份 part time 工作,希望多一些時間陪伴女兒。
我覺得在加拿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容許我有這個想法,就算沒有全職工作在這裡也可以維持生活。
做爸爸媽媽最擔心就是沒有收入,在加拿大有很多保障,就算失業也有失業金。
現在女兒還細,我很珍惜接她放學的時間,因為這個時間她最渴望能夠跟身邊的人分享她一天所做過的事情,這段時間過了就沒有,將來女兒長大後可能也會記得這些片段,所以我很渴望能有多些時間陪伴女兒。她長大後一定不會記得你買個什麼給她,但會記得你陪伴過她的時刻。

如果想瀏覽 Emily 的 Facebook 專頁,可以到
Emily in Realityland 艾蜜莉夢遊實境

Home Chef Vincent

很榮幸能夠邀請移民溫哥華已經 1/4 世紀的 Vincent Leung 做第一集的嘉賓。
一開始認識他的時候,已經知道他是一個食神,也有幸試過他的烹飪手勢。
今次找來他說說移民溫哥華的經驗及分享,對我十分有用。以下是訪問的內容。

地點: Burnaby 附近的咖啡室
日期: 2020 年一月尾

J: 本欄作者
V: Vincent Leung

J: 從哪裏移民過來?
V: 我係從香港移民過來的。

J: 移民的原因?
V: 因為父母擔心 97 香港回歸所以移民加拿大溫哥華,當時妹妹還在美國讀書,我來的時候就要照顧父母找工作。

J: 移民多久?
V: 1994 年來,之前在英國讀完中學及美國讀完大學,畢業之後移民來加拿大溫哥華已經 26 年。

J: 以前在香港做什麼工作?
V: 在香港的時候是在大昌行食品部工作。那時候是我最喜歡的工作,因為大家始終同聲同氣。

J: 在溫哥華開始的時候做甚麼工作?
V: 剛來到的時候找 Teller 的工作,send 了 200 多放求職信只有 4,5個回覆。
因為沒有加拿大工作經驗及 overqualified,所以沒有被錄用。
之後再做過電腦 sales,做過超級市場 produce management trainee,做過超級市場雜貨部的行街 sales,
做過私人補習,做過私人整電腦,做過酒樓見習部長。不過第一份工是在韓國人開的錄影帶店內裏的店員。

J: 現在溫哥華做什麼工作?
V: 從 2001 年開始,就在做現在的政府工。
如果你肯放低自己的尊嚴,是不會找不到工作的。

J: 在加拿大搵工作困難嗎?
V: 這裡搵工沒有捷徑,我都想了很多求職的工作坊才幫我最後找到現有的政府工作。
如果你覺得讀完大學有什麼優勢,我會不認同。
當我申請現在這份政府工的時候,有 200 個人應徵,最後只選了我一人。
之後當我問我的上司為什麼請我的時候,他說我是一個好的 team player。
他說 technical skills 可以後天 train,但人的性格是不可以 train 的。
就是說如果你是一個好的 team player,你找到好工的機會也會大增。

J: 過來溫哥華以後有什麼不適應?
V: 因為我是一個喜歡美食的人,剛來到的時候因為交通的關係,要開車一段時間才找到一間餐廳,對我來說很不方便。
不像香港隨時到街上也能找到美食。但現在的溫哥華已經十分方便,周圍也有美味的餐廳。
以前想買唐人的食品要到唐人街,會買燒臘,會買凍肉,會買新鮮肉,現在到超級市場就可以了。

J: 覺得溫哥華有種族歧視?
V: 如果說沒有種族歧視就是欺騙你的,不過好過英國好過美國好過澳洲。
例如在工作上升職未必輪到你,同事可能對某個人種有偏見,待遇方面可能有不公平的情況發生。

J: 剛來溫哥華的時候融入有困難嗎?
V: 來到的時候,不是你想融入就可以融入得到。
我覺得最困難就是大家的文化不同。

J: 在溫哥華除了工作外有甚麼特別的活動?
V: 在 2014 年開始,收到前港姐 Deborah Moore 的邀請到電台接受訪問。
她因為在我的 Facebook 看見我的食物照片,覺得很吸引,就邀請我到電台錄音。
從那時起我都會不定期到電台分享美食及旅遊資訊。
還給了我一個外號叫 Home Chef Vincent。
對於這個機會,我覺得十分榮幸,因為這給我機會與其他觀眾分享我的喜愛。
有些聽衆現在也成為好友。

J: 現在覺得自己融入了溫哥華嗎?
V: 對於 Hockey 來說,我實在不喜歡。而其他本地的電視節目及娛樂我沒有太大的興趣。
但其實只要你在這裡工作,在這裏生活,唔多唔少也要融入這個社會,只是程度有多深。
我覺得我還不是 100% 的融入,因為自己也是看香港的電視節目多。

J: 覺得溫哥華如何?
V: 溫哥華簡直是一個福地。天氣好,食物好,空氣好。

J: 有什麼欣賞溫哥華的地方?
V: 欣賞這里的空氣質素,醫療福利,人生自由,還有言論自由。
移民溫哥華,這一切也是賺的。
如果你覺得放棄香港的一切很痛苦,你不要忘記你也換來了這些美好的東西,這也是等價交換。

J: 有什麼 tips 比剛移民過來溫哥華的人?
V: 對於剛剛新移民來的人,我覺得要將以前的東西放下,一切由零開始。
要不怕挫折,挫折感會很大,會磨蝕你的志氣。
這裡不會一帆風順,要做好心理準備。要將自己的面子,放下將尊嚴放低。
在工作方面,可能需要由一份 part time 開始,到找到一份全職工作,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
要調節自己的心理,才可支持下去。還要虛心學習,因為你以前的經驗在這裏未必有用。
這裡搵工作未必需要大學學位,反而一些 BC 承認的文憑可以幫你找到工作。
這裡不似香港,只要有一份全職工作已經很好,不需要什麼經理的職位。
最重要就是能夠適應,改變,最後生存。
在這裡如果有問題,一定要問。在這裡沒有愚蠢的問題,沒有人會笑你的。

J: 以後有什麼計劃?
V: 好簡單,好老土,就係安居樂業。在溫哥華不要望發達,如果你要發達,就不要來溫哥華。
如果你為仔女而來,這裏當然是一個福地。
在這裏,if you have a full time job, it’s a blessing。這裡不是很容易找到全職工作。
這裡很多工作也是由 part time 開始做起,有全職工作已經是很幸運。
所以能安居樂業已經很滿足。

如果想瀏覽 Vincent 的 Facebook 專頁,可以到
https://www.facebook.com/homechefvincenthcv/